此站所發表的文字,以「午後流星雨」系列詩作為主軸,佐以其他詩作及小品文,皆為創作性質,獨創之外,且未曾在任何紙本媒體發表,唯於少數文學性論壇同步發表。
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授權條款:「午後流星雨」由本人製作,以「創用CC 姓名標示-非商業性-禁止改作 3.0 台灣 授權條款」釋出。

2018/12/31

彷若謊言:詩誌2018





  水星逆行在熾熱的夏天
  所有將完成的,突然都變成
  謊言,譬如寫詩交稿
  譬如下半年換間住處
  譬如每天貼照片每天收錢
  譬如畢業

2018/12/06

我們沒殘——關於「殘障停車格」


  她看著自己的機車,停在汽車後方,殘障停車格內,後座把手上的紙露出八個大紅字「違規停車 逕行舉發」,然後,悶悶不樂地低聲問了「為什麼!?」
  看向左邊,汽車後方一樣停在停車格內的機車也被舉發,「為什麼!?我不過只是進去郵局五分鐘而已……五分鐘而已!」,右邊,在停車格外、黃色網線上的機車一輛都沒被舉發,再過去一點,紅線上的機車也沒有舉發……「為什麼!為什麼!?為什麼你的車都沒有違規,為什麼我的車就違規了……為什麼!」,只見中年婦人穿著護腰帶又帶著護頸套,眼眶也含不住淚水了,隨著越來越大的聲量,淚如雨下……「為什麼啊~!我才進去五分鐘而已,就一張罰單好幾百了,我身上全是傷了,為什麼還要這樣對我啊~!」
  短短不到兩分鐘,所有路人都開始好奇她的境遇,到底發生什麼事了!?「老天爺為什麼要這樣對我!」她開始捶胸頓足、雙手擊著機車坐墊,「……為什麼!?」

2018/08/08

新寫的舊文──寫爸


  看到朋友貼了李宗盛的今年的新歌〈新寫的舊歌〉,聽了一次,非常有同感,以前還住家裡時,最和爸有話可聊的是妹,而和我是最沒有話可講的──但是,一直以來最支持我做自己喜歡做的事的,卻是爸!

  還記得小時候,我第一次自覺地寫了首四行小詩,媽看了,帶點嘲諷地笑了一下,叫我唸給爸聽啊,我小小聲地唸了,因為覺得很弱、可以寫得更好,而覺得爸不用認真聽,他也好像沒在聽──而那首四行的方塊體,卻也是在寫幼時和爸相處的一段小事。

  而直到母親仙逝之後,我才意識到:我從來沒寫過母親!仔細一想,倒是已經好幾次默默地寫給爸,或是將爸給寫進去了。只是,就是小時候那種羞怯的感覺,從來沒有主動拿作品給爸讀過。

2018/03/17

午後流星雨.39

  飛機用力畫過臉頰
  切開深夜,傷痛
  刺醒眼瞳,光線睜開大地
  一道道淚痕會逐漸蒸發